一個颱風天被放鴿子待在家裡,聽著窗外風聲雨聲漸弱,對於無法到電影院跟我的女神周迅打個招呼的愧疚則無法稍減。

所以我現在一個人坐在筆電前打文章,然後我想起我外公,他是我很常想起的人,其實我不知道原因為何,可能是因為他去世的當天,他一直對護士呼喊我的名字吧,在後來的日子中,我獨自一人時總會想起他,毫無例外。

去參加外公的喪禮時,我去看了他的遺體,遺體跟屍體不太一樣,你會稱呼這具沒有生命跡象的人體為遺體,表示你是對他有點感情的,或者是有些許尊重,用遺這個字,或多或少用來代稱他帶不走的那些東西。

看見我外公時,我心裡很平靜,反倒是想起眾小說裡的文字常寫道"他躺在那兒,感覺像是睡著了",對於一個去世兩周後的大體來說,這是屁話。活人睡著後是不會發黑的。

當時我還想起另一件事,那就是我相信靈魂的存在,不是因為我有宗教信仰,毫無原因地,我一直相信這件事。直到我看見外公,我才了解為什麼。

當你看著一具遺體,不論是新鮮還是腐朽,你就是知道這裡少了某些東西,跟屍體的物理變化無關,也跟上頭滋生小生物無關,遺體看起來像是蠶寶寶褪下的那一層皮,外型完整,但裡頭的生物消失了,這人的亮點不見了。我想這是為什麼一個人睡死了,我們還是可以知道他活著。

那時的外公躺在那兒,他缺少靈魂,也就是那份缺少靈魂的空洞感,讓我相信靈魂的存在。

創作者介紹

Una Abracadabra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