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法國教書最大的衝擊顯然是台法兩地學生的差異,我被分發的學校還是史堡的第一志願,而另一所中學也是此地知名學府。然而,令人頭痛的差異卻無法消弭。

法國學生大概是自由慣了,也很習於跟老師或是上位者討價還價,我覺得偶而做點讓步讓學生誤會其實自己也有主導權是蠻好的,也就是說當我在跟學生傳達一樣訊息時,有時候我會留一些讓他們"殺價"的空間,但殊不知這可都在我的掌控之內啊呵呵~至於如何制定上課的規矩,我覺得老師的威嚴建立以及教學要求就很重要,我在高中上課時還不至於太嚴肅,但在中學上課時就完全是一張撲克臉。楊老師也分享我一些有用的妙招,比如說再吵就考試這種。實不相瞞,還真是有用得不得了,由此可見,學生對考試的害怕是不分國籍的。

至今,我的中學學生們已經學會起立立正敬禮再乖乖地走出教室,上課發問也必然會舉手(楊老師分享的小撇步之一~沒舉手發問的問題一概不回答~),中學的老師笑說我真是做了件善事(大笑)。說到發問、,台灣學生永遠都沒有問題的現象想必給系上法國籍老師或助教帶來些許困擾跟疑惑,而對我來說,困擾的便是:哪來這麼多問題?當然有許多問題不是誠心發問,只是想討價還價,不過當學生問到重點時,我卻會非常開心啊~!!此刻我總會笑著說:被妳/你發現我等等要教什麼了!真是厲害!然後我喜歡看著那個被誇獎的學生露出些羞赧的笑容。

除了威嚴跟教學要求之外,備課真的非常重要,我愛輔大,但是至今還是覺得輔大裡藏了很多不認真的老師,每每上他們的課就真的讓我想搖搖頭抽壺水煙順便想想中午去哪吃飯,不然就會幻想自己上台搖搖他們的肩膀邊大喊說:你他媽的認真點行不行啊!!!所以我立志不要當這種老師,絕對不要。還記得台大的老師耳提面命、高聲疾呼:備課備課備課!!!所以往往我自己上課的話,就會備至少兩小時的課,天知道學生會不會今天突然中文突飛猛進把你備課的內容都吃光光呢?所以完整且妥善的備課是很重要的。

這大概也是為何我還蠻喜歡上UPE的課(請見老文章),我喜歡Maria總是準備十足又條理分明的教學,而且她總是會讓大家知道下堂課我們該做甚麼、該完成甚麼功課等等。每件事都交代得清清楚楚毫不拖泥帶水,教過法國這些小鬼頭之後,我想我完全能理解老師為何如此精明。

在法國的學壇中有件我跟牙買加助教一直不能理解的怪象,因為學生不管是在校內還是校外看到我們,一律裝作好像沒看到一樣,我一開始還想說不會吧,學生這麼討厭我!!??雖然我也不期待他們喜歡我,但是被討厭聽起來有點淒涼,於是我有點無力地問了楊老師這件事,楊老師是個不管怎樣都不會說謊的人,所以問她之前要打劑強心針,沒想到她說這是常態@@,老師也會裝作沒看到學生,有時候學生自己也會裝作沒看到其他學生,真是奇了這是甚麼怪現象。楊老師說少數會打招呼的學生非常少,也不用特別期待,然後她說了句名言,我立刻記在我的腦袋瓜裡:反正本來就是學生要來討好我們,總不是該反過來吧~!?(大笑),從此之後就開始我甚麼都看不見的教學生涯~(喂~!)。

很多人會說法國的小孩不乖、沒禮貌,我倒覺得這都是可以被雕塑的,只要指令清楚,其實真的不難,最重要的是老師一定要有耐心。我記得以前在輔幼實習時,帶過最小的小小班,平均年齡2歲,但其實真正學過幼兒發展或心理學的人對於孩子能夠跟成人進行討論這件事情可一點也不陌生。既然年約2歲的孩子都可以跟你討論了,更何況是正值青春期的少年仔呢?而且有時候我倒希望他們能夠把握住這一點不乖,因為對我來說,台灣學生有時候就是太乖了,反而在當今世界地球村的環境下死得比較快,若是能偶爾不乖,偶爾對抗體制,又何嘗不是件好事?

當然,學生哪有不抱怨的,或是說人哪有不會抱怨的,面對學生的抱怨,往往我會聽他們在不爽甚麼,有時候跟他們討論、有時則堅持自我,其實我還蠻喜歡這種感覺,他們學到東西、我也跟著成長了。

創作者介紹

Una Abracadabra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