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102  

食譜來源:「吃飯」麵包隨意吃。鐵三角三明治

有一陣子,這個三明治代替早餐的黑咖啡叫我起床。說起來是洋蔥的辛香味立了大功。洋蔥在我食物記憶中占很輕微的角色,畢竟它有個"洋"名字。媽媽做菜時不太重用它,頂多拿來炒肉片和鴻喜菇。如此豪氣地生食洋蔥是我不曾有過的體驗。小時候跟媽媽學認菜,倒也很意外,都有個蔥字作結,洋蔥與青蔥差不多是楊貴妃跟趙飛燕般天差地遠。真正認識這顆洋玩意兒,是來到法國之後的事。學做松露玫瑰的菜,很難不多屯點洋蔥跟番茄。

於是我跟洋蔥的相遇其實是從我到了法國以後才開始。

我想家的次數著實不多,五隻手指頭即可涵括的次數,有一次忘了什麼事情,我突然很沮喪,很想家。於是我去了一個地方,台灣也有那個地方,我點了一樣的餐點,坐在窗戶旁邊的座位,咬下最後一口大麥克時,驚覺有麥當勞真好,在這樣快速變動的社會中,麥當勞竟成為一種不變的真理。這裡的大麥克跟台灣的一樣,打開盒子的一剎那,總會為了店員沒有堆疊好漢堡肉與麵包而皺起眉頭,顧客們其實是麥當勞生產線的最後一環,我總會忍不住將掉落的生菜、歪掉的肉片整理好之後再吃。

若要說起有甚麼速食令我難忘,大概是摩斯漢堡的火腿蛋三明治跟金黃薯。那是我第一次吃到用花生醬當醬料搭配火腿的三明治,後來即便到一般早餐店用餐,我都特別請他們改用花生醬當醬料。這個三明治,算是集我的新歡舊愛之大成,難怪,比黑咖啡跟鬧鐘有用多了。

對了,我討厭秒鐘走路很大聲的鬧鐘。

IMG_6091  

麵包對切,抹上花生醬。

我喜歡有顆粒的花生醬,認真說起來,我喜歡有原型顆粒的果醬,

大概的堅持是:草莓醬應該要有草莓、橘子醬塞不下橘子只好用橘子皮替代還算可以,

我對花生醬的熱愛從我媽禁止我直接用湯匙挖食這一點來看,再清楚不過,

「哪有人這樣吃花生醬!!!」我媽邊說邊藏起剩下半罐的花生醬。

「有啊,我。」我舔乾淨湯匙。

所以看這個食譜的時候,我自動掃描到"塗上厚厚的花生醬"這句話。

嗯,絕對不可以忘記!

IMG_6093  

鋪上炒蛋,花生醬開始融化了

另外,花生醬兩面都要塗,我後來才補塗上另一面~

IMG_6095  

IMG_6103  

鋪上從冰箱拿出來切片的冰涼洋蔥片~

IMG_6105  

早安,我醒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Una Abracadabra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松露玫瑰
  • 好可愛的料理文,
    我前一陣子也連著嘴巴臭好幾天了^^
  • 嘻嘻~臭的開心哪~!

    ♥Una♥ 於 2013/05/30 10:36 回覆

  • 廚房探險家凱西
  • 以後想家就去麥當勞啊(重點畫錯)
  • 麥當勞的薯條真的是在哪吃都一樣,想起來也是蠻神奇的一件事~

    ♥Una♥ 於 2013/05/30 10: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