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545  

景點名稱:達郝集中營 Dachau KZ-Gedenkstätte

地址:Alte Römerstraße 75, Dachau-Ost 85221 Dachau, Oberbayern, Bayern, Deutschland

電話:+49 8131 669970

開放時間:每天9H-17H,周一休息。

票價:免費參觀。

官方網站:http://www.kz-gedenkstaette-dachau.de/


檢視較大的地圖 


對於德國,這個自律嚴實的國家,我記得的事情不多,大抵集中於近代的發展。集中營的歷史是少數我忘不了、還會時常回味的一段。說是"回味"聽起來很是變態。但我樂於欣賞一件事物由秩序轉向瘋狂再轉向秩序的過程,好像最終一切都應該如此井然有序一樣,我想起友人跟我說的:「德國發展得太好了、太完整了,所以想把全世界都變成這樣,你變不了,那我只好打你了。」

有意思的是,在遙遙東方,也有這樣一個井然有序的國家,揮舞著太陽旗幟。連著兩回在世界大戰中戰敗,連著兩回以最驚人的速度爬起、茁壯、平起平坐。然後,沒有人不需要他們,有人討厭他們,因為歷史、因為金錢、因為忌妒。最後,依然需要他們。

真是迷人的國家,所以我喜歡碰觸這最混亂的時刻。

IMG_4486  

我的行程裡,將寧芬堡和達郝集中營排在同一天,因此,若是跟我有同樣規劃的人不妨參考一下我的搭車路線。從寧芬堡出來之後搭乘往Aidenbachstrasse方向的51號,或是往Parkstadt Solln的151號公車,在Laim Bahnhof下車,下車前一站是Winfriedstraße。

IMG_4487  

一下車往右手邊看去,便會看見宛如涵洞的S地鐵入口。

IMG_4488  

搭乘S2,往Petershusen方向。

IMG_4490

在Dachau站下車。

S-Bahn的電車上皆有小螢幕告知站名,不必擔心聽廣播聽不清楚。

IMG_4489  

IMG_4491  

一下車走出車站便會看見公車站牌,其實會來到這裡的人大多數都是來參觀達郝集中營的,

德國的公車站很乾淨,站牌上也有地圖跟各站名可供確認,

轉搭726公車(往Dachau, Saubachsiedlung方向),在KZ-Gedenkstätte下車。  

IMG_4493

IMG_4494

集中營區正門口。

我記得當天是零下十五度,我整個人包得像顆粽子,難以想像當年這些犯人如何以一紙麻布袋禦寒。

但不得不說,裏頭的規畫非常好,說是一種誠意的展現也不足惜。

IMG_4495  

入口一進去左手邊便是遊客資訊中心,不少當地學校會安排此地做校外教學。

其實我覺得很諷刺,但又折服於他們誠實的勇氣。

我從幾個帶隊老師的帽子認出他們猶太人的身分。

IMG_4499  

入口這條簡單的路,當年就像上圖右邊照片一般,

運輸著政治犯、同性戀者、肢體障礙者、猶太人。

達郝集中營是納粹德國所建立的第一個集中營,

標誌性的建於巴伐利亞邦,不難讓人聯想到希特勒也算是在巴伐利亞開始他的政治生涯。

1933年3月5日,希特勒成為總理。

1933年3月22日,達郝集中營完成,並啟用。

起初,達郝集中營被用來"處理"政治犯與同性戀者。

而後,成為納粹德國於1939年後陸續建造的十幾座集中營的參考藍本。

IMG_4500 

集中營入口(Jourhaus),對當年的犯人們來說,進去了就永無出來的一天。

鐵製柵門上面寫著:「Arbeit Macht Frei」(以勞動換取自由),

或許這裡的"自由"以後來發生的故事來看,應該解釋為"解脫"。

IMG_4501  

當時的犯人常常必須忍受飢餓、寒冷,

並準備好接受不定時的點名(Roll call),

對這些飢寒交迫的犯人來說,動輒就要聚集到廣場接受點名簡直是折磨

但是對駐守在集中營的SS親衛隊們來說,則是一種另類的樂趣。

IMG_4502  

IMG_4506  

集中營範圍非常廣大,因為這裡原是廢棄的兵工廠。上圖的建築物即是當時的行政大樓,目前改建為博物館。也是此行的重點之一。而建築物前的大廣場即為不定時點名的地點,囚犯必須在這裡接受點名、工作分配,由於人數眾多,往往耗時許久,體力不支倒力的囚犯便會由親衛隊抓去槍斃。若有其他囚犯欲協助,也將面臨槍斃。

IMG_4508  

位於Roll call square的紀念碑,大意如下:

「願1933-1945年間葬生此地的人們安息,

因為他們反抗納粹政權迫害生命、為和平與自由挺身而出。

我們對這些人表示尊敬。」

IMG_4510  

進入"犯人的入口"之後便可以進到這棟當時用作登記囚犯的建築物,

甫進門便可以看見一張歐洲地圖,

上頭詳細點出當時納粹德國各大集中營據點。

IMG_4511

IMG_4512  

地圖旁的展間稱為"Shunt Room",我想中文應該稱作分類室,功能跟哈利波特裡的的分類帽有點像,囚犯進來之後必須先拍照、詳述自己的背景以及被逮捕的原因,之後領取囚衣。

跟著過去犯人們的腳步向前,他們必須脫光衣物、繳出所有紙張文件、財務、同時,卸下所有尊嚴。他們交出的物品琳瑯滿目,有未婚妻的情書、上司的信、家人的照片、自己的照片。算是一種句點。

IMG_4514  

IMG_4515

IMG_4516

IMG_4517

場內的規劃大抵如此,簡單、清楚、明瞭。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奧地利青年,

他為自己寫了一首歌,我看不懂德文,仰賴上方的英文翻譯才知道這是他寫給母親的一首歌,

歌詞中並不提及自己的處境,只談從集中營望出去的天空。

然而,這首歌始終沒到他母親手中,一直到後來,集中關閉之後,這首簡單的小歌才重見天日。

在博物館中,也展示出各時期的報紙、宣傳品,以及納粹德國的歷史和各種不同囚犯的照片。

IMG_4519  

最後一個展間。

原以為是單純的攝影展覽,而後才知道這些人是集中營裡存活下來的少數。

「我一生最精華的時間都關在這裡了。」其中一人說道。

忘了是哪個組織請他們回來達郝集中營"敘舊",

真不知道要多大的勇氣才能再次踏入這裡,看到他們現在好好的,我莫名地覺得安心。

有點像出門前一秒才發現鑰匙沒帶,又轉身進家裡拿好,放進包包的那種安心。

IMG_4522 

在裏頭待久了,我心裡毛,雖然外頭冷得要死,我還是決定將整個營區走一圈。

IMG_4527  

上圖的雕塑是從達郝集中營裡生還的南斯拉夫政治犯Nandor Glid的作品。

第一位被送進集中營的猶太人即被送入達郝集中營,當時屠殺猶太人的"風氣"尚未成形,被抓進來只因身為反對黨的激進份子。這也可以看出後來希特勒逐漸失去步調的端倪。爾後幾年,達郝集中營內的犯人,從單純的政治犯進而延伸到種族、宗教以及性別上的歧視。在1938年11月9日當夜凌晨,納粹黨員開始進行德國境內的"種族清洗",開始逮捕、槍殺猶太人,這一夜,又稱為"水晶之夜"或是"碎玻璃之夜"。

在這個可怕的夜晚結束之後,達郝集中營就這樣多出一萬多名猶太籍囚犯。

IMG_4531  

參觀完主要的博物館,我便往The Camp Road前進。這條集中營之路兩側原來都是一幢幢的營房,共計34座。而目前眼前的這一座也是後來為了還原當時集中營的真相而依據史料補建的。

達郝集中營會被當作是其他集中營的建造藍本不是沒有原因的,

因為這或許是"功能"最完整的一個集中營。

包含營房、醫學實驗室、火葬場、毒氣室、夠大的空地(槍決用)。

IMG_4533

IMG_4534

IMG_4535

IMG_4536  

營房的簡陋從上面四張圖中可窺見一二。當時並沒有人料想到集中營裡會塞進這麼多人,原以為頂多六千人,沒想到後來送進來的人越來越多,但軍方並無意增設營房,於是便硬生生地將這些多出來的人塞進營房裡一起住著,營房裡瀰漫著疾病、飢餓,有許多人便是活生生被餓死在裏頭。

IMG_4540  

在集中營大道的終點是一間小小的基督教禮拜堂The Mortal Agony of Christ Chapel(基督受難禮拜堂)。這間禮拜堂在1960年代間,由曾經在此服役過的人們建立,這當中還包含了後來慕尼黑的輔主教Johannes Neuhäusler。教堂的位置和圓弧狀的設計象徵耶穌基督將人們從苦難中解放、並獲得自由。

IMG_4547  

IMG_4546  

這間建造新飲的新教教堂是1967年建立的,Fritz Kuhn運用不規則的設計與光影遊戲,將遊客從黑暗的入口送進明亮的教堂。而在入口處光明與黑暗的交叉口,刻有舊約聖經第十七詩篇中的一段話:“Hide me under the shadow of thy wings.”

IMG_4550  

來到這裡,難免想看看集中營裡最令人心痛的地方:火葬場。火葬場位於營房的後方,最初用來槍決大戰期間蘇聯戰俘和蓋世太保抓到的犯人。隨著後來集中營的犯人越積越多,火葬場竟不敷使用。

IMG_4555  

不敷使用的下場,便如同上圖一般,堆積如山的屍體,個個骨瘦如柴,等著步向火味的天堂。根據記載,在1942年的萬湖會議中,通過了「猶太人問題最終解決方案」,納粹警察宛如拿到一張屠殺猶太人的門票,也是從那一刻起,火葬場的火便沒有停下來的時候,直到1945年美軍收押、並解放這些集中營,才發現這火葬場外頭竟然還有如小山一般的屍體尚未處理。美軍大感震驚,隨即以照片記錄這慘絕人寰的狀況,納粹的惡行這才被真正揭發。

IMG_4554  

這間挑高略為矮小的房間即為毒氣室。獄方將一種被稱為齊克隆B的氰化氫殺蟲劑金屬桶從管道擲入毒氣室中,桶中的氰化氫在室溫中即揮發為毒氣。比較幸運一點的囚犯在這裡完全地被毒死之後才被送進火爐。不幸運點的,遇上行刑的尖峰時段,毒氣沒吸全就給活活烤死的也大有人在。

IMG_4553  

IMG_4551  

最後一個房間是用來堆積燒剩的骨灰、或燒不乾淨的屍塊。

想到這些祕密警察竟能殺人殺得如此有順序、有系統,令我寒毛直豎。

很難想像這麼一個空間,竟然曾經推積過這麼多遺體。還不夠放呢。

IMG_4562  

從火葬場走出來之後,我頭還真是挺昏的,一方面覺得噁心至極,一方面覺得難以想像。

歷史課本裡頭的文字如今栩栩如生的活在眼前竟是如此震撼。

在火葬場旁邊的這個木屋建築,是俄羅斯東正教禮拜堂Russian-Orthodox Chapel。

我合手禱告了一下,不記得自己說了些甚麼,約莫是表達些無關緊要的慶幸罷了。

我唯一記得的是自己如何快步離開這個地方,

直到搭上回慕尼黑的快鐵,我的心才放下不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Una Abracadabra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udyw
  • 我也對這個集中營印象很深刻
    事實上在看一次你寫的文章還是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在那邊就是會有一種很悲傷的氣氛 真的是很可怕的一段歷史
    (柏林的猶太博物館也帶給我這樣的感覺
    雖然沒有這麼沉重 但是也是印象很深刻
    那棟建築本身也很美 來推薦一下 ^^)
  • 其實我是今年初去的,但回來之後就一直很被動去重看一次這些照片,
    因為照片看起來太平靜了,反而顯得更殘忍,
    還沒機會去柏林,若是有機會的話,一定去參觀!
    謝謝推薦~:)

    ♥Una♥ 於 2013/07/14 20:55 回覆

  • Rene Wang
  • 好讓人心碎的一個旅行呀~不過也多虧這些建築物被完整的保留起來,所以我們才能藉由參觀提醒自己不再重蹈戰爭的覆轍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