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C'est la vie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ug 25 Sun 2013 20:30
  • 浮動

IMG_8091 

今年再回到法國,心態著實變了許多,

我想起跟父親學開車時,他總在轉彎時說,轉彎不要太急,在路上跟人生都一樣。

最近為搬家而忙碌,為轉換身分、為一切重新來過而奔波,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的父母是對孩子很嚴謹的人,對於我大學時離家念書或是現在出國工作,也都沒有意見。他們和別的父母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們幾乎從不打電話找我。我視為這是對我的信任,相當珍惜。於是,就像某種默契一樣,我也不打電話回家了。

對他們來說,在外生活打拼的孩子打電話回家,是件很懦弱的事情。我父親沒有多說什麼。我很清楚,他言中的懦弱不是那種懦弱,只是一種他愛我們的方式。

出國近一年,我算了一下,我打過兩次電話回家,一次是剛下飛機報平安。

電話那一端的母親有些哽咽,父親則在旁說,沒事就快掛電話回去住處。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個颱風天被放鴿子待在家裡,聽著窗外風聲雨聲漸弱,對於無法到電影院跟我的女神周迅打個招呼的愧疚則無法稍減。

所以我現在一個人坐在筆電前打文章,然後我想起我外公,他是我很常想起的人,其實我不知道原因為何,可能是因為他去世的當天,他一直對護士呼喊我的名字吧,在後來的日子中,我獨自一人時總會想起他,毫無例外。

去參加外公的喪禮時,我去看了他的遺體,遺體跟屍體不太一樣,你會稱呼這具沒有生命跡象的人體為遺體,表示你是對他有點感情的,或者是有些許尊重,用遺這個字,或多或少用來代稱他帶不走的那些東西。

看見我外公時,我心裡很平靜,反倒是想起眾小說裡的文字常寫道"他躺在那兒,感覺像是睡著了",對於一個去世兩周後的大體來說,這是屁話。活人睡著後是不會發黑的。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