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覺得連續劇裡那種愛人分離時肝腸寸斷的畫面過於超現實,這種感覺源於對自己的誤會與對愛情的藐視。

送機前,大概就像書裏頭描寫一個人大限將至之際,腦中會開始播放一張張生前的投影片,對於分隔兩地的情人來說,未來還是能活著,心裡頭有條漫漫長河卻悄悄地乾涸,此刻腦中閃過的是和對方做過的每件事,大事小事麻煩事此刻看來都是如此珍稀。直到在機場見著他,拖著大包小包的行囊,才意會過來這些畫面都將在一年後才能重見天日。

在機場時,說真的我哭不出來,那感覺太不真切,好像我們是要一起離去,不是即將面對分離。這時候,我還能,他也還能,再多點笑容。好像眼前這個人就會一直笑著看自己一樣。

當廣播響起,兩人一同走向登機門時,才意識到,是分離的時候了,相擁著的兩人連說話都嫌多餘,只能擠出那三個字,然後靠著對方的前額、凝視對方,此刻,眼淚無法控制地蔓延在臉上、在對方的肩頭、在彼此的心底。

當他步出閘門那一刻,我目送著他直到那一扇扇牆將視線攔截為止。

我想起胡金銓導演的電影,龍門客棧,石雋與上官靈鳳在分離時,上官走到樓梯前欲言又止,又回過頭來望著即將深陷危機的石雋。那是東方人的愛情,細膩、含蓄。我沒有辦法讓自己在機場痛哭失聲,或是讓旁人感受到我肝腸寸斷,或許骨子裡頭我還是個內斂的東方人。

然而對於像我這樣的人來說,就像喝了太多雞尾酒,後勁不小。回到家中,一個人的時候,孤單的力量是很讓人難以忽視的,此刻,剛才落幕的幻燈片會再次播映,最後一幕是他離去時的背影,接著被我譏之為超現實主義的連續劇便在我房間裏頭上演。

連續劇是真的,可是沒那麼超現實,只是時間向後挪了一點。

第二年的遠距離,開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Una Abracadabra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